新手入门网站特色吐槽建议爱写作因为有你更精彩,欢迎加入!
我要投稿
位置:
爱写作 >> 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

我愿为你洗尽风尘、缴械从良

平台文库文章 2017-05-22 04:28 浏览: 评:0次 字体:

  1.

  四月的一天,我站在查理桥中央的一座神像下面避风,有人从背后轻拍了我的肩,说:“小姐,能麻烦你帮我拍张照片吗?”的声音很轻,略带试探性,像是法语的发音。

  我狠狠地点头,一个利落又放肆的转身,手握利器,对准人影喀嚓一通。

  一次跌跌撞撞的旅途,一场异国艳遇,我认识了性感尤物马梦露。

  2.

  马梦露是南方人,今年二十八九。听说是因为人生段落进入低谷,她中途毅然决然地辞掉工作,将过往清零,来布拉格设计学院做一年的进修生。

  她的眼睛很美,是淡淡的琥珀色,在阳光下像是死去的河流。她长时间佩戴一对儿绿豆大的珍珠耳钉,眼线画得突兀而粗重。

  梦露绝对算得上那种犀利又有趣的姑娘,安静的时候全世界陷入冬眠,讲起话来唇齿跳动风生水起。

  基于此,虽是初来乍到,她却也不缺朋友

  她并非仅仅止步于乖巧可爱有点儿小坏做起事儿来人尽皆爱的程度,而是稍许物质稍许虚荣,稍许任性外加稍许姿色。

  她常说这是人性中一处极具标志的瑕疵,轻易抹不掉的,难兄难妹们听后纷纷瞻仰过往自我剖析,说没事儿的没事儿的,谁的人生没点儿大伤疤没点儿小窟窿?残缺的人性最美好了,我们可都是断臂的维纳斯哦!

  物以类聚,我身边诸如此类的姑娘挺多。但与之相比,马梦露一定是脱颖而出的那个。她善良起来感时花溅泪,开的时候恨不得将整个宇宙一并造得大红大绿大张旗鼓。她说该嗨的时候就应该尽情摇摆,性感光阴无比短暂,嗨不了一辈子哦。 (随笔心情www.Suibi.com.Cn随笔网整理分享)

  梦露二十三岁大学毕业,在职场上一路摸爬滚打了五年多。她说自己是洪湖水,浪打浪,沙土淘尽徒留一身小聪明,可关键时刻却依旧将错就错毫无施展之地。她和老妖有点儿像,虽说程度参差不齐,却也能够相互抱团儿自成一体。

  可能就因为我不是这样的人也没勇气成为这样的人,因此对于这类性格鲜亮的女孩儿很是好奇。

  3.

  我们经常造访市立图书馆附近的一家酒吧,那儿离学校很近,就在老城广场南面的老街上。我对于摆在门口的两台老虎机特别热衷,只要往机器前面一站,就总能幻想出自己是金光璀璨披金戴银的大富婆。

  马梦露的喜好却简单明了得多,她轻描淡写,说他们家的德国黑啤特别好喝。

  那家店头几次是老妖带我们去的,后来每逢周六晚上,马梦露便定时定点儿地出现在门口。

  她的步骤很是规律——先挤进舞池蹦跶几下,等到晚些人潮汹涌的时候,就坐上吧台的高脚椅要来几种酒兑着喝。她说她爱极了那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像是扑朔迷离却又极度膨胀的人生。当她的眩晕感直线上升,醉到人畜不分的时候就搭着陌生人的肩膀不罢不休地喊人“大哥”。

  “大哥你哪儿人啊?大哥你别害怕,别看我平日里趾高气扬的,其实我特别脆弱,也就喝醉的时候敢真情流露。”都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谁也听不懂她说什么,邪恶点儿的借机上前搭讪,纯良点儿的吓得往墙根儿里躲。

  如遇这种场面,我和同去的姑娘就一面跟人道歉,一面伸胳膊将她拦住。她咯咯咯咯不停地笑,声音又尖又利。有时候她踢开高跟鞋要去厕所,有时候笑着笑着突然就哭花了妆容。

  我倒是挺喜欢听她酒后吐真情,一通胡吹海编,绕了地球一大圈儿什么内容都没说,空留满嘴白花花的啤酒沫。我们自然觉得舒服,不用思考不用回复,跟走过场似的,听来全不费工夫。

  别看马梦露常常喝到桌子椅子混淆不清又瞎又聋,但陌生人要带她回家,她却坚决不从。

  她说尽兴归尽兴,咱中国妞的底线杠杠硬,跟大欧洲的声色犬马截然不同。

  我说你还真是有操守的小婊嘿,怪不得看起来与众不同呢!她歪着嘴呵呵笑,说谢谢谢谢,你发自真心的赞美我如数没收!

  4.

  可你们知道吗,在她这一切看似游戏人生的风花雪月之前,是一次颠沛流离的失败感情。双方父母同意,婚纱照拍好,蜜月安排都已经定下,新郎却中途退场了。

  那场滑铁卢似的经历将她的生活推向了失意的风口浪尖。马梦露形容那是情感史上的一次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丢盔弃甲不说,自尊都被掠夺得片甲不留。

  马梦露在回忆这段往事的时候特别痛心疾首,叙述之余,还以举一反三的方式额外增添了好多人生感悟。

  落荒而逃的未婚夫是个有点儿文化的王老五,整个恋爱期间行踪明灭虚与委蛇,好像随时都会消失不见似的。梦露在那之前虽然也曾死去活来爱过好几回,可像这样若即若离、忽冷忽热的对象还真是头一次遇着,为此也确实被搞得焦头烂额、手足无措。

  梦露最常做的事情就是一边举着电话连环夺命call一边玩儿命翻看各种版本的爱情鸡汤,什么《结婚吗》《教你恋爱》《恋爱的艺术》啊,诸如此类的。虽说阅读方式遵循走马观花,但她也算是一本儿都没落下。

  书上说,恋爱中的男人忽冷忽热是在欲擒故纵啊,是试图引起你的好奇,挑起你的求知欲,是想要你更在乎他。

  局外人看完后定会将这番扰乱人心的烂理论在第一时间卷成团儿扔进垃圾桶,可马梦露小姐却乐乐呵呵地信以为真了。她不止一次地站在卧室的落地镜面前自我鼓动,口中念念有词。她说此梦露非彼梦露。老马啊老马,没想到你年纪一大把,却依旧魅力难挡,轻而易举就能撩拨男人心啊……

  大家纷纷笑她傻,说那种书不能乱读的,描述方式模棱两可,说不好就有心灵迷魂散的嫌疑。运气好点儿的姑娘也不可能光凭它就百分之百恋爱升级哦!运气不好的,指不定一个闪失就能让你误入歧途哟!

  露露的嘴挺快,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她说男人的爱和动物一样直截了当,喜欢就软硬兼施玩儿命靠近,不喜欢就想方设法借口远离。真爱你的人大脑早被过剩的荷尔蒙冲晕了,理智盘算的那都不叫爱情!

  马梦露没有立马反驳,歪着脑袋沉淀了好一会儿,突然用力敲起碗筷高声大叫“同意”。在座的姐们儿不约而同被吓了一跳,面面相觑。

  然而孤零零的欢呼雀跃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失意。

  对此,我们心知肚明。

  在我看来,结婚对象临时退场和航班取消确有相似之处。你可以强窝着一肚子闷火拖起行李改换行程,也可以手握武器破罐破摔与对方大动干戈,可无论是苦苦哀求还是威逼利诱,只会增多结束的步骤,结果如出一辙。

  有幸梦露小姐的想法和我很是相似。很明显,她选择了后者。先是提着菜刀兴师问罪,说既然无法白头到老那咱俩干脆就拼个鱼死网破。后来前任的一席话令她放下屠刀立地崩溃,思前想后,深感此举于事无补。

  他说其实你心里比我更清楚,我们不合适的。说白了,就是我没多爱你,你也没多爱我。之前是迫于父母之命,可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就这么凑凑合合过一辈子挺不划算的。我要灵感,很多很多的灵感,以让自己的人生看起来没那么平庸!可是你完全没法给我的生活带来更多的灵感。如果和你在一起,我的人生没有峰回路转,只会即刻开始走下坡路。

  梦露听了挺伤心,觉得自己此前的倾情付出算是通通喂给白眼儿狼了。可她转身一想,对啊,和这王八蛋在一起亏的是自己啊!后悔的话不多说,她逃难似的出走,杀来了风情万种的布拉格。

  也是后来跟小姐妹们诉苦,说谁的付出不曾掺杂着点儿真心实意呢?想当初不过是怕人嘲笑也怕愿望落空,因此不得不用物质掩饰真心罢了。大家挨着个儿跟她碰杯,说干得好啊干得好!说走就走的女人最可爱了!

  梦露听后一阵苦笑,其实这其中的苦涩,大家都懂。

  5.

  三文鱼配白葡萄酒,美女配猪头。身边的事实一次又一次地提醒着我,像老妖这样出类拔萃性格张扬的姑娘一般都乐于追求人生制高点,红唇烈焰,配小开配高富帅什么的,再不济也得是拉来个风流倜傥的文艺男滥竽充数。

  可梦露小姐不同,唯有她别出心裁,初来不久,便谱出了一曲“暖男配小婊,爱到天荒地老”的跨界爱情赞歌。

  暖男是个彻头彻尾的穷书生,家世一般,若硬要说巨额财富,数来数去就只有满脑子对未来的天马行空。

  他们就是在那家寄存着我大富婆梦想和供梦露一醉解千愁的地下酒吧撞上的,说来也是一场小事故。

  不厌其烦的星期六,我们一小拨人热火朝天地穿插在摩肩接踵的人群深处。

  刚刚老虎棒子鸡敲了两三轮儿,晕晕乎乎的马梦露便吵着嚷着叫暂停,说是憋不住了想要上趟厕所。我也是两杯啤酒下肚,像片叶子似的摇摇欲坠地挂在她身后。

  卫生间在长廊的尽头,男女分厕,可各自只有一个马桶。马梦露提前完事儿就闪身出去了,我在后面优哉游哉地开闸解锁。

  裤子还没提好就听到门外平地一声雷响,开始我没当回事儿,老妖经常说,酒吧这种地方就是为醉酒发泄犯罪的人准备的。

  就在我对着装饰镜补口红的时候,门口又炸出一句叫骂声,再仔细一听,好像是马梦露。

  当时我口红只补好了嘴唇上半圈儿,来不及想啊,操起洗手池边的洗手液瓶就冲出去了。门儿刚推开大半儿,只见一个黑头发男人半倚住墙双膝微屈,对面屹立着怒发冲冠头颅高昂的马梦露。周围站着一群人,喝的喝玩的玩都当作没看见,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

  一看姐们儿占上风,我也不急着向前冲了,立马放下了手中的玻璃瓶试图问清缘由。那男的抢着说,刚开口就被马梦露一声长哨压了回去。

  老妖闻声赶来,看着卫生间门口的一片狼藉,只听哐当一声,她挥舞着手臂打圆场,说别在这儿闹啊,一会儿警察来了!咱都是外国人,挺麻烦的,不是自己的地盘儿,别一不小心留下点儿黑记录什么的!

  梦露却不肯罢休,对着那男的空抡拳头。她挽住老妖,满腹委屈:“是他是他就是他!”

  我刚要接一句“我们的小哪吒!”马梦露一口爆破:“是他撞了我的头!”

  “对不起啊对不起啊对不起!我已经郑重其事地道过歉了!”那男人也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

  其实当时大家喝得都有点儿多,后来又缠了一会儿等到酒醒大半也就各归各位各自找乐儿了。

  6.

  没出一个周,马梦露宣布“我恋爱了”。

  一句话的通告庄重严肃,四个干干净净的大字儿光宗耀祖似的令朋友圈炸开了锅。她拉着我和老妖,硬要我们去见见自己的新男友。老妖打死不去,说就你这眼光,能找着正常点儿的吗?可梦露三番五次地软磨硬泡。经不住磨蹭,我们最终还是去了。

  几个人约在城堡下面的一家咖啡馆。刚看见男人的第一眼,老妖就吓折了腰,她结结巴巴好半天,说:“这……这不就是上次在酒吧和你起争执的那个男人吗?”

  马梦露呵呵一笑,说:“你眼神儿真好,是他是他就是他哟!”

  我正想接一句“我们的小哪吒!”,把上次没唱出来的给补上,没想马梦露又一次先声夺人:“我的男朋友!”

  “欢喜冤家哟!电视剧哟!你谈个恋爱还真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好自为之哦!”老妖说完,转身走了。我想去追,梦露一把将我拉住。她通过橱窗望着那身影呵呵笑:“那是我男朋友哦!”

  老妖一次次不厌其烦地告诫梦露,像是打预防针那样。她说你千万千万别委屈了自己,恋爱阶段稍微有一丁点儿不适就赶紧撤。要知道,婚后只会更糟,不会变好的!那书生说好听点是两袖清风,说白了就是一无所有,和他在一起就像给自己开了张空头支票,看上去学富五车,可别到头来徒留满目清高,换得一场虚空!

  可马梦露不这么想,她反驳说书生就像是一棵大树,虽然看上去不动声色,却也是只天宽地阔、枝叶茂盛的潜力股。

  “矮穷挫上升空间足,有机会人生大跨步。高富帅天生自带光环,却很难找到深刻的人生意义!”

  大家七嘴八舌,说别夸得那么勉强,他就是个有点儿科学知识的管道工,虽然老实巴交不至于骗钱骗色,可这类男生相处起来很无趣哟。

  乐乐话音还没落,便得到梦露的厉声反驳。她故意将瓜子儿皮吐得噗噗响。说你们一个个目光浅显的青涩小童,玩儿的年龄都还没过呢,哪里懂得生活!和书生相遇,那可是一场别开生面的人生大狂欢,你们光看见了他的木讷,可其中的狂和欢可不是一般人能看透的!

  马梦露表面上飞扬跋扈,内心柔软得像是水洗过的天鹅绒。这一点,我们都懂。因此大家停止了调侃,嘻嘻哈哈换得一阵觥筹交错。

  书生在一家捷克公司做管道设计,跳槽没多久就升职做了部门经理。他工作起来很卖力,时常加班加点起早贪黑的。

  梦露的恋爱理由说起来错综复杂。因为生活失去重心,因为未来喷了她一头雾水,因为体乏心累,因为前任半道儿失踪……可书生的理由却相当明确——因为爱情,因为想要结婚生子基因重组延续后代。

  我们笑书生过于现实一点儿都不浪漫,梦露却说他这叫作熟男风范稳重如大山。

  一时之间,整个儿场面再次炸开了锅,大家争着抢着往近处凑。说梦露梦露,书生到底是施了什么法术才将你从里到外一并制服的?

  马梦露大眼儿瞪小眼儿地望着我们,她说相爱的人怎么能说“制服”呢?我是觉得目前的状态也不错,所以洗尽风尘自愿缴械从良了。

  他们住在了一起,在七区城市公墓背后的家属区。

  书生固执却很内向,宅男拥有的缺点他基本上都有。他为人特别低调,衣服、裤子、公文包除了白色就是黑色,说自己甘心做人群里的一滴水珠或者尘土诸如此类的,反正只要别太惹眼就好了!

  反倒是马梦露言谈举止挺张扬,成天到晚红唇吊带高跟鞋的,穿条裤子大冬天的恨不得露出大半截儿小腿,穿件衬衫扣子恨不得开到胸口,散个步要手握玫瑰作为点缀,说是与红色的浅口鞋搭配起来刚刚好。

  书生说不行不行,你这样秀天秀地秀下限的虽然貌似很文艺,但看上去有点儿风骚。她眨着眼睛巧言辩驳,说你看看,大家都羡慕你,因为你的女朋友性感得恰到好处。

  每逢这时候,书生就很是认同地默默点头,一旁的梦露会踮起脚尖主动去亲吻书生的脸颊。书生好不自然地向后趔趄小半步,他说这么多人呢,多难为情啊!

  但侧过脸去,他的眉眼间瞬间绽开了花朵。

  对于自己的招摇过市,马梦露当然自有说辞。

  有次我们相约去瓦茨拉夫广场的老火车餐厅吃饭。马梦露举着半杯拉菲叮叮当当一阵自拍,随后将它们一饮而尽,说好事不出门啊,坏事传千里。

  我一脸蒙昧,她不慌不忙抹干净嘴角才开始解释,说这个道理是她如厕的时候悟出来的,对不对也没个准儿,让我挑着听,听完完事儿。

  马梦露说人生起伏不定,只要还有口气儿就不可能安稳于世。但事实就是好事儿不出门,坏事儿传千里。所以该嘚瑟的时候就应该嘚瑟,该装的时候就应该对着全世界装,该倒霉的时候也别太担心别人落井下石,勇敢面对就好了。

  7.

  纵使在我们的眼中书生有千般不好万般不配,马梦露却爱他长长久久。她扬言,书生缺点很多,但有一点做得可是无人能及哦!

  一票姑娘伸长了脖子争着抢着问是什么是什么?

  梦露打了个响指——就是爱我。

  书生的确对梦露施以万千宠爱。两人同住,他一天天早出晚归披星戴月的,梦露想干嘛干嘛海阔天空。两人说欧洲的生活多少有些空洞,想要养只宠物,商量了好久,书生点名点姓喜欢萨摩。

  也不知是不是故意与他作对,到头来,梦露偏偏收养了一只通体浑圆的英国短毛猫,还故意起名叫拉布拉多。书生也不生气,说拉布拉多就拉布拉多,反正都是好伙伴,不会笑不会哭,换来换去都是一样的!

  拉布拉多很通人性,是个劝架高手。每每两人争起嘴来锅碗瓢盆大动干戈,拉布拉多就装出一副无辜又可怜的倒霉相,轮着番儿地往他俩脚边蹭。

  每当两人裹起棉被增进感情的时候,它就很是温顺地往不远处的窗台上一卧,时不时喵喵叫上几声,偶尔会不怀好意般故意叫得很凶,梦露就会两步跳下床随手扔给它一罐沙丁鱼罐头。后来拉布拉多像是养成了习惯,只要两人将棉被一裹它就扯着嗓子喵喵叫,有时候干脆往床头上一卧。梦露一看,这厮聪明啊,罐头没得吃,干脆将它关在了卧室外头。

  情投意合半年多,虽然失去了点儿自由,但有依有靠的感觉好像也不错!

  马梦露搅着碗里的意大利面,说书生书生,我们的生活好像开始陷入波澜不惊了,有些无聊哟!

  书生插一块儿培根,眼睛都没抬,说那你的意思是制造点儿波澜?那好吧,咱去领证!

  马梦露刀叉一甩桌子一拍,就等你这句话了!

  8.

  那是个细雨蒙蒙的星期一,满城烟云的。书生请了假,带梦露去大使馆领结婚证。马梦露一路上欢呼雀跃,书生眉眼含笑却也沉着如故。

  照片五张,填写表格,手头的资料都已经递进去了。轮了一大圈儿,玻璃窗一侧的工作人员却遗憾地摇了摇头,说你们没有预约吗?办理结婚是要提前预约的。

  马梦露忽而心生坎坷。她铆足了劲儿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你们网站上写清楚要预约了吗?结婚要预约吗?离婚是不是也要预约呢?我分手是不是还要给你打电话通报一声呢?

  本以为工作人员会悲愤交加破口大骂,没想到他却训练有素地来了一句:是的,办理离婚也是要预约的。所以,请您下次再来吧。

  书生见情况不妙,一面向工作人员道歉一面将未婚妻往门外拖。天空突然下起倾盆大雨,一瓢一瓢往下浇……

  婚没结成,马梦露的满心沮丧整整延续了一路。书生挺心疼,给她买了个甜甜圈儿以示安慰,又俯下身子摸她的头,说不急不急,咱改天再来,晚上回去我先给你画一个!

  书生果然没有食言,一回到家就找纸板儿找彩笔找模板,呕心沥血硬是给梦露画了两份真假难辨的结婚证。

  梦露捧着那两份手绘结婚证左看右看就哭出了声。书生抱着一盒纸巾守在她身侧,说幸亏小时候被逼着学画画啊,关键时刻还能骗回个老婆!

  他们开红酒,讲誓词,交换戒指,满脸严肃。书生一口一个“Yes,Ido”,玩儿得跟真的似的。

  其实戒指挺贵的,书生是想准备来着,可梦露一直说在欧洲买性价比太低了,以后回国再补上也不迟啊!她将爸爸送给自己的一枚开口周大福调好尺寸,套在了书生的无名指上,又将自己在小店买来的镀金指环递给他,说快快快,其实我一早就准备好了,冒牌儿的,暂时凑合一下。

  两人吃完结婚蛋糕,马梦露躺在地板上一阵感慨。她说你看看穷书生,我结婚手续没办成,还搭进去一枚纯金大戒指,和你在一起可真是一亏到底啊!

  等了半天,书生没说话。梦露扭头一看,他竟然睡着了。

  第二天马梦露和姐们儿小聚,回家挺晚,书生已经在餐桌前面等了好一会儿了。刚一进门儿书生就一阵抱怨,说老婆老婆,刚结婚你就开始自由散漫,歪风邪气乌泱乌泱的。快去做饭呀,我快饿死了!

  梦露二话没说,脱了外套就去开灶起火,但刚刚打开锅盖儿就尖叫出了声。

  一枚亮闪闪的六爪大钻戒躺在锅底,周围点缀着一圈红的白的玫瑰花。

  就在这时候,书生从身后揽住了她,说要亏也是亏我,哪能亏待老婆?这结婚证还没领呢,要将坑蒙拐骗进行到底呀!

  马梦露好不容易破涕为笑,在书生的胸膛乱捶一通……

  9.

  我们曾为这段恋情想象过无数种结局,却从未料到结果会是平淡如云、皆大欢喜。老妖说不怪大家伙儿居心叵测,只怪马梦露生性不羁、善于闹腾。

  时至今日,他们已经结婚一周年了。梦露还是红唇玫瑰招摇过市,书生依旧勤勤恳恳风里来雨里去。

  “谁说这世界上只许小婊配小开,只许公主配高富帅?”梦露摇着酒杯轻晃双腿,“世间搭配千万种,还是两情相悦最长久。”

  谁说不是呢?不信你看,灰姑娘都穿上王子递过的水晶鞋了!

转载请注明处出:爱写作网(aixiezuo.com),若未注明,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注:《我愿为你洗尽风尘、缴械从良》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删除。

下一页更精彩:123

暂无点评,快来抢沙发吧!
我来评论《我愿为你洗尽风尘、缴械从良(您的宝贵点评!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
注:会员登录后才能评论!
更多经典语句欣赏:你还可以在爱写作网发表原创文章、感言、文集,小说、美文、短文、故事、作文等,分享给大家!
交流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