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入门网站特色吐槽建议爱写作因为有你更精彩,欢迎加入!
我要投稿
位置:
爱写作 >> 小说 >> 青春校园 >> 文章内容

青春期的忧伤

平台文库文章 2017-02-18 13:45 浏览: 评:0次 字体:

  青春是我们永远咀嚼回味的槟榔,先是淡淡的苦涩,再有浓浓的清香,过后又是谈谈的香甜。青春期的忧伤,是属于青春的忧伤,是独特的忧伤。

  【一】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喜欢上了抬头看天。在空荡无比的天空寻找它的无奇不有,寻找它的蓝色,动人的颜色,说淡不淡,说浓不浓。世界上最广阔的是天空,是海洋,而这两种东西都集一种颜色于一身,——蓝色。天空的蓝,大海的蓝,抬头看天时,我很享受,因为天上有我的记忆,我的忧伤。

  “笨蛋;你又走神了。”刘文宣拿笔敲了敲我脑袋。

  “要你管……”我一边说,一边拿起书来读。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声音洪亮而富有感情。

  “笨蛋,你的书好像拿反了。”刘文宣又探过头来,一副欠揍的样子。

  刘文宣总是这样,成天嘻嘻哈哈,没没肺。总有讲不完的笑话,总有让笑出大姨妈的笑点。不过有时候也会学我装一下深沉。

  “今天怎么了?不会又在想你的笨鸡涂苏芳吧?唉——一个笨鸡,一个笨蛋,你们以后的孩子是不是笨鸡蛋?哈哈……”

  刘文宣这句话让我很不舒服,于是我用手“勾引”她,示意她靠近一点。

  “宣宣,其实有三个字我一直都想和你说,以前一直不好意思,现在不得不说了。”我假装很认真的样子。

  “哪三个字?快说,亏可你!”刘文宣凑过来,无比期待的样子。我嘴巴贴近她耳朵,对她说: (随笔800字www.Suibi.Com.cn随笔网整理分享)

  “滚远点。”

  于是刘文宣那沙包一样大的拳头砸在我背上,我已经能够听到脊椎断裂的声音了。

  【二】

  然后,有关笨鸡的故事就突然在我脑海浮现,我不和刘文宣闹了,趴在课桌上开始回味。

  那是在中考过后吧,我的中考成绩不太理想,心情又不好,又和伯伯吵架。一气之下我就选择了离家出走。带着仅有的几百块钱,不知不觉就到了南昌。

  在一家书店门口,看到不远处一个女孩在和卖菜的纠结什么。原来是女孩不小心踩坏了菜贩的称,菜贩说什么也要女孩陪三十块钱,可是女孩的钱已近买菜用光了……反正情节很冗长很复杂,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递了三十块钱过去。很潇洒的走了。

  女孩从后面追过来。

  “谢谢啊。”女孩长得还不错哦。

  “没关系,我刚来这里就看到不愉快的事情,当然要帮帮忙咯。”我笑着偷看了她几眼,真的不错啦。

  “一个人来的啊”

  “恩,旅游。”我不想让她知道我是一个离家出走的不良少年,因此借口说是一个人来旅游的。

  “那我可以当你导游啊,我是本地人,什么地方都熟悉。”

  “不用了吧,我不想去什么景点,就在这个城市里转转。”呵呵,没钱玩不起。

  “那我陪你到处看看吧,反正我刚放暑假,白天又没什么事,正好可以陪你到处玩玩……”女孩软磨硬泡让我不得不妥协了。好吧,天上非要掉下个林妹妹,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咯。

  之后,女孩就带我走遍整个城市跑遍所有的街。吃到吐,走到腿抽筋……当然,都是她出钱,我也没有不好意思。

  我们去了所有该去的地方,去了所有能去的地方。我们的感情啊关系啊什么的也已经很明确了。

  女孩,本名涂苏芳,外号笨鸡。我给她取的。因为她说话的的时候老是喜欢哦哦哦哦个不停,于是我就叫她笨鸡了。她对此很不服。

  “哪有这样的外号?难听死了。”

  “这样叫起来亲切嘛。”

  “那我叫你笨蛋吧,更亲切,呵呵……”

  “可能没有以后了……”我抬起头看着天空,夜幕悄然降临……

  【三】

  是的,我要回去。因为奶奶给我打电话,哭着要我回去。而且我的气也消了,伯伯也跟我道歉了。几经挣扎后,还是决定回去。

  “你要回去了啊?”

  “恩恩,家里人打电话过来了,催我回去,说是有点事儿。”

  沉默,是此时最难为情的表现……

  晚上十二点的南昌城,灯火阑珊……我和涂苏芳坐在一座桥的弧形处,吃着夜宵。她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可以很清楚的闻到她身上沐浴露的香味,以及她头发里的飘柔的香味。脚下有一串柳枝,我捡起来,暗自数着上面的叶子。——亲,摘下一个;不亲,摘下一个;亲;不亲;亲……可惜的是,最后一片叶子停留在“不亲”上面。

  “能不能不要回去啊,我养你,真的!”

  “真是一只笨鸡,我不回去我家人怎么办?”

  “奥……那你还会回来吗?”

  “当然。”

  第二天,我终于决定要回去了。

  天空清淡地下着雨。推窗远眺,整座城市像是被笼上一轻纱薄雾,萦绕着轻愁别绪的迷离气息。我收拾好行李穿过大街小巷找来时的路。来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走的时候,笨鸡送我。

  到车站的时候,雨越下越大。我走得很快,手里提着一大包东西,笨鸡小跑的紧跟着我,为我撑伞。

  “你回去吧,我知道在哪儿上车。”

  “没事,我送你到车上。”笨鸡微笑。

  不一会儿,我坐上了火车,推开窗子对车窗外的笨鸡说,

  “快回去啦,别着凉了,我会回来看你的。”

  “不,我想看着你走。”笨鸡微笑。

  然后,火车况且况且况且况且况且的开动了起来。我突然想到电视里面常有的一幕——离别的人趴在车窗边,火车慢慢前行,送别的人追赶着火车,直到火车走远。

  我探头看笨鸡,她撑着白色油纸伞,在雨中用力跟我挥手,她并没有追着火车跑,这我就放心了。于是我突然对着笨鸡大喊。

  “笨鸡我喜欢你!”

  一转眼,火车走远了,笨鸡终于被击溃最后一道防线,丢掉油纸伞,在悠长的旋律里笑着笑着就蹲下来大哭……

  【四】

  青春就是青春啊,一句简简单单的思念,居然引出了这么多的故事来。我把我的故事讲给刘文宣听,刘文宣听完后就嚷嚷着也要来一次离家出走,看看能不能遇到她的白马王子。

  我问她:“你的白马王子不是李浩吗?”

  “靠!你怎么又说他!笨蛋,我跟你讲啊,你要是跟我谈李浩,我就跟你绝交!说到做到!”

  “李浩人挺好的啊……”

  “够了,杨向宇!我的事不用你管。”

  刘文宣生气的走了出去。我真的被吓到了,因为我认识刘文宣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她发这么到脾气……

  然后,李浩这小子又来找我了。

  “宇哥,帮帮我。我们多年兄弟啊。”

  “李浩啊,不是我不帮你,是人家宣宣根本就不喜欢你,你就换一个吧,换一个,我肯定帮你。”

  “都决定好的人了,怎么可以随便换?宇哥,求你了,过几天就是宣宣生日,我给她买礼物,你帮我送给她好吗?”

  “自己送给她才有诚意啊。”

  “她现在看到我就躲的远远的……”

  我笑了笑,对李浩说:“唉,爱徒啊,得信之日是否已觉人生无路?为师教你泡妞把妹之术,便早已料到次局。放心教给师傅,吾有大才,身逢乱世,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刘文宣生日那天,下晚自习以后我拦住刘文宣,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人走少了以后,刘文宣示意我有什么快说。

  “本小姐很忙,有什么快说。”

  “那个……刘文宣姐姐,如果有人送你东西当做生日礼物,你会接受吗?”

  “哈哈,你给我买了什么?”

  “不是我,是李浩他……”

  我的话还没说完的,刘文宣突然就翻脸了。

  “杨向宇,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的事不用你管,今天是我生日,你什么东西都没送就算了,还要帮别人送!而且还是李浩!”

  “我们这关系,不是说不用客气吗?所以我没准备哎,明天一定给你补上。”

  “已经不需要了!”刘文宣跑了出去,我想我这次是摊上大事了,李浩这小子不请我吃饭对不起共产党啊。于是,跟了上去。

  我已经无法形容刘文宣当时的疯狂了,她不理智得连过马路都随随便便了。我不得不跟在她后面为她护航,跟着她闯红灯,替她捡书包……一个小时候,她才冷静下来。

  “一直以来,我喜欢的人都是你,我的白马王子是你,不是李浩……”

  “可是我已经有涂苏芳了啊。”

  “我知道……”刘文宣沉默了一会儿,“我不会介入你们的。”

  然后我就搀扶着她回了家。

  【五】

  我生病了,发高烧,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是那天晚上着凉了吧。

  我躺在医院打点滴。不知为什么,我特别喜欢医院里消毒液的味道,喜欢护士姐姐甜甜的笑。生病那几天,我一直在听一首很好听的歌——《凌晨两点半》

  我是真的想念, 你如水的容颜。

  过往的点点滴滴仿佛还在眼前。

  只是你不了解, 我是如此依恋。

  尽管你离开我已有好几年……

  刘文宣来看我,当她提着水果看到我面色憔悴的样子,突然哭了起来。

  “对不起……”

  “就发个烧啦,你哭丧还来得不是时候。”

  刘文宣这才破涕为笑。

  李浩也来看我了,我不知道外面是怎么传播的,我就是一个发烧,班主任居然派人来看我。满满的感动啊……

  但是,我突然对李浩感到惭愧。我之前还在他面前大夸海口来着。

  “没事,小宇,我知道你尽力了。 ”

  第二天,我回到了学校。本来是准备在躺几天的,但是,我就只是一个发烧,就躺好几天,一个星期,貌似有点说不过去。

  下晚自习,刘文宣又拿一本周记本在我面前。

  “笨蛋,帮我想一个开头吧。”

  我看了看门口的李浩。

  “不知道。”

  “你不是自称写作天才吗?想一个嘛。”

  “想不了。”

  “能有四个字的吗?”

  “无可奉告。”

  我背上书包,头也不回的走了。

  【六】

  河边的小树还是那样飘飘然。每个人都行色匆匆,奔跑在自己的路上。我漫无目的的走着,边走边数着手中的樟树枝。

  涂苏芳,摘下一个;刘文宣,摘下一个;涂苏芳、刘文宣、涂苏芳……不知道是为什么,最后一篇叶子落在了刘文宣。我情愿相信,是我数漏掉一个。

  李浩找了很久才把我找到。

  “电话怎么不接?害我到处找你。”

  “根本就不想让你找到。你不去陪宣宣来找我干嘛?”

  “我已经送宣宣回家了,怕你出事,所以来找你。”

  我笑着拍拍李浩的肩膀。

  “好兄弟,宣宣会喜欢上你的。”

  回到家里,我躺在床上给刘文宣发了一条短信——李浩真的不错,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刘文宣很快回我——可是我喜欢的是你,我爱的是你。

  我回复他——我们不可能,我心爱的人是涂苏芳,这你是知道的。

  良久,她回复我——哦,我知道了,谢谢。

  不知为什么,漫长的夜,我对着手机屏幕,对着刘文宣这几个字哭了起来。

  【七】

  记忆的风吹过青春岁月,支离破碎。

  天上又下起雨来,淅淅沥沥。

  为什么,雨总是下在让人忧伤的日子。

  好在雨后初晴,我到湖边散步。樟树,柳树,都还没来得及脱掉“冰水露珠衫”空气湿湿的,带着一点淡淡是忧伤。

  可巧的是,我遇到李浩和刘文宣了,他们手牵着手,紧紧依偎在一起。我冲他们微笑,他们回我一个笑。

  我突然想到了笨鸡,但此时的孤寂却无从与人言。

  路是尽头,不知是谁的手机在放着那首熟悉的歌。

  我是真的想念, 你如水的容颜。

  过往的点点滴滴仿佛还在眼前。

  只是你不了解, 我是如此依恋。

  尽管你离开我已有好几年……

  走着走着,曲终人散。

  突然发现在十二点钟方向,一个熟悉的身影走来。

  我揉揉眼睛,仔细看去。

  “笨鸡!”……

  好吧,其实青春并不全是忧伤。青春是我们永远咀嚼回味的槟榔,先是淡淡的苦涩,再有浓浓的清香,过后又是谈谈的香甜。青春期的忧伤,是属于青春的忧伤,是独特的忧伤。

  【一】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喜欢上了抬头看天。在空荡无比的天空寻找它的无奇不有,寻找它的蓝色,动人的颜色,说淡不淡,说浓不浓。世界上最广阔的是天空,是海洋,而这两种东西都集一种颜色于一身,——蓝色。天空的蓝,大海的蓝,抬头看天时,我很享受,因为天上有我的记忆,我的忧伤。

  “笨蛋;你又走神了。”刘文宣拿笔敲了敲我脑袋。

  “要你管……”我一边说,一边拿起书来读。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声音洪亮而富有感情。

  “笨蛋,你的书好像拿反了。”刘文宣又探过头来,一副欠揍的样子。

  刘文宣总是这样,成天嘻嘻哈哈,没心没肺。总有讲不完的笑话,总有让她笑出大姨妈的笑点。不过有时候也会学我装一下深沉。

  “今天怎么了?不会又在想你的笨鸡涂苏芳吧?唉——一个笨鸡,一个笨蛋,你们以后的孩子是不是笨鸡蛋?哈哈……”

  刘文宣这句话让我很不舒服,于是我用手“勾引”她,示意她靠近一点。

  “宣宣,其实有三个字我一直都想和你说,以前一直不好意思,现在不得不说了。”我假装很认真的样子。

  “哪三个字?快说,亏可你!”刘文宣凑过来,无比期待的样子。我嘴巴贴近她耳朵,对她说:

  “滚远点。”

  于是刘文宣那沙包一样大的拳头砸在我背上,我已经能够听到脊椎断裂的声音了。

  【二】

  然后,有关笨鸡的故事就突然在我脑海浮现,我不和刘文宣闹了,趴在课桌上开始回味。

  那是在中考过后吧,我的中考成绩不太理想,心情又不好,又和伯伯吵架。一气之下我就选择了离家出走。带着仅有的几百块钱,不知不觉就到了南昌。

  在一家书店门口,看到不远处一个女孩在和卖菜的纠结什么。原来是女孩不小心踩坏了菜贩的称,菜贩说什么也要女孩陪三十块钱,可是女孩的钱已近买菜用光了……反正情节很冗长很复杂,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递了三十块钱过去。很潇洒的走了。

  女孩从后面追过来。

  “谢谢啊。”女孩长得还不错哦。

  “没关系,我刚来这里就看到不愉快的事情,当然要帮帮忙咯。”我笑着偷看了她几眼,真的不错啦。

  “一个人来的啊”

  “恩,旅游。”我不想让她知道我是一个离家出走的不良少年,因此借口说是一个人来旅游的。

  “那我可以当你导游啊,我是本地人,什么地方都熟悉。”

  “不用了吧,我不想去什么景点,就在这个城市里转转。”呵呵,没钱玩不起。

  “那我陪你到处看看吧,反正我刚放暑假,白天又没什么事,正好可以陪你到处玩玩……”女孩软磨硬泡让我不得不妥协了。好吧,天上非要掉下个林妹妹,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咯。

  之后,女孩就带我走遍整个城市跑遍所有的街。吃到吐,走到腿抽筋……当然,都是她出钱,我也没有不好意思。

  我们去了所有该去的地方,去了所有能去的地方。我们的感情啊关系啊什么的也已经很明确了。

  女孩,本名涂苏芳,外号笨鸡。我给她取的。因为她说话的的时候老是喜欢哦哦哦哦个不停,于是我就叫她笨鸡了。她对此很不服。

  “哪有这样的外号?难听死了。”

  “这样叫起来亲切嘛。”

  “那我叫你笨蛋吧,更亲切,呵呵……”

  “可能没有以后了……”我抬起头看着天空,夜幕悄然降临……

  【三】

  是的,我要回去。因为奶奶给我打电话,哭着要我回去。而且我的气也消了,伯伯也跟我道歉了。几经挣扎后,还是决定回去。

  “你要回去了啊?”

  “恩恩,家里人打电话过来了,催我回去,说是有点事儿。”

  沉默,是此时最难为情的表现……

  晚上十二点的南昌城,灯火阑珊……我和涂苏芳坐在一座桥的弧形处,吃着夜宵。她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可以很清楚的闻到她身上沐浴露的香味,以及她头发里的飘柔的香味。脚下有一串柳枝,我捡起来,暗自数着上面的叶子。——亲,摘下一个;不亲,摘下一个;亲;不亲;亲……可惜的是,最后一片叶子停留在“不亲”上面。

  “能不能不要回去啊,我养你,真的!”

  “真是一只笨鸡,我不回去我家人怎么办?”

  “奥……那你还会回来吗?”

  “当然。”

  第二天,我终于决定要回去了。

  天空清淡地下着雨。推窗远眺,整座城市像是被笼上一轻纱薄雾,萦绕着轻愁别绪的迷离气息。我收拾好行李穿过大街小巷找来时的路。来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走的时候,笨鸡送我。

  到车站的时候,雨越下越大。我走得很快,手里提着一大包东西,笨鸡小跑的紧跟着我,为我撑伞。

  “你回去吧,我知道在哪儿上车。”

  “没事,我送你到车上。”笨鸡微笑。

  不一会儿,我坐上了火车,推开窗子对车窗外的笨鸡说,

  “快回去啦,别着凉了,我会回来看你的。”

  “不,我想看着你走。”笨鸡微笑。

  然后,火车况且况且况且况且况且的开动了起来。我突然想到电视里面常有的一幕——离别的人趴在车窗边,火车慢慢前行,送别的人追赶着火车,直到火车走远。

  我探头看笨鸡,她撑着白色油纸伞,在雨中用力跟我挥手,她并没有追着火车跑,这我就放心了。于是我突然对着笨鸡大喊。

  “笨鸡我喜欢你!”

  一转眼,火车走远了,笨鸡终于被击溃最后一道防线,丢掉油纸伞,在悠长的旋律里笑着笑着就蹲下来大哭……

  【四】

  青春就是青春啊,一句简简单单的思念,居然引出了这么多的故事来。我把我的故事讲给刘文宣听,刘文宣听完后就嚷嚷着也要来一次离家出走,看看能不能遇到她的白马王子。

  我问她:“你的白马王子不是李浩吗?”

  “靠!你怎么又说他!笨蛋,我跟你讲啊,你要是跟我谈李浩,我就跟你绝交!说到做到!”

  “李浩人挺好的啊……”

  “够了,杨向宇!我的事不用你管。”

  刘文宣生气的走了出去。我真的被吓到了,因为我认识刘文宣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她发这么到脾气……

  然后,李浩这小子又来找我了。

  “宇哥,帮帮我。我们多年兄弟啊。”

  “李浩啊,不是我不帮你,是人家宣宣根本就不喜欢你,你就换一个吧,换一个,我肯定帮你。”

  “都决定好的人了,怎么可以随便换?宇哥,求你了,过几天就是宣宣生日,我给她买礼物,你帮我送给她好吗?”

  “自己送给她才有诚意啊。”

  “她现在看到我就躲的远远的……”

  我笑了笑,对李浩说:“唉,爱徒啊,得信之日是否已觉人生无路?为师教你泡妞把妹之术,便早已料到次局。放心教给师傅,吾有大才,身逢乱世,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刘文宣生日那天,下晚自习以后我拦住刘文宣,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人走少了以后,刘文宣示意我有什么快说。

  “本小姐很忙,有什么快说。”

  “那个……刘文宣姐姐,如果有人送你东西当做生日礼物,你会接受吗?”

  “哈哈,你给我买了什么?”

  “不是我,是李浩他……”

  我的话还没说完的,刘文宣突然就翻脸了。

  “杨向宇,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的事不用你管,今天是我生日,你什么东西都没送就算了,还要帮别人送!而且还是李浩!”

  “我们这关系,不是说不用客气吗?所以我没准备哎,明天一定给你补上。”

  “已经不需要了!”刘文宣跑了出去,我想我这次是摊上大事了,李浩这小子不请我吃饭对不起共产党啊。于是,跟了上去。

  我已经无法形容刘文宣当时的疯狂了,她不理智得连过马路都随随便便了。我不得不跟在她后面为她护航,跟着她闯红灯,替她捡书包……一个小时候,她才冷静下来。

  “一直以来,我喜欢的人都是你,我的白马王子是你,不是李浩……”

  “可是我已经有涂苏芳了啊。”

  “我知道……”刘文宣沉默了一会儿,“我不会介入你们的。”

  然后我就搀扶着她回了家。

  【五】

  我生病了,发高烧,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是那天晚上着凉了吧。

  我躺在医院打点滴。不知为什么,我特别喜欢医院里消毒液的味道,喜欢护士姐姐甜甜的笑。生病那几天,我一直在听一首很好听的歌——《凌晨两点半》

  我是真的想念, 你如水的容颜。

  过往的点点滴滴仿佛还在眼前。

  只是你不了解, 我是如此依恋。

  尽管你离开我已有好几年……

  刘文宣来看我,当她提着水果看到我面色憔悴的样子,突然哭了起来。

  “对不起……”

  “就发个烧啦,你哭丧还来得不是时候。”

  刘文宣这才破涕为笑。

  李浩也来看我了,我不知道外面是怎么传播的,我就是一个发烧,班主任居然派人来看我。满满的感动啊……

  但是,我突然对李浩感到惭愧。我之前还在他面前大夸海口来着。

  “没事,小宇,我知道你尽力了。 ”

  第二天,我回到了学校。本来是准备在躺几天的,但是,我就只是一个发烧,就躺好几天,一个星期,貌似有点说不过去。

  下晚自习,刘文宣又拿一本周记本在我面前。

  “笨蛋,帮我想一个开头吧。”

  我看了看门口的李浩。

  “不知道。”

  “你不是自称写作天才吗?想一个嘛。”

  “想不了。”

  “能有四个字的吗?”

  “无可奉告。”

  我背上书包,头也不回的走了。

  【六】

  河边的小树还是那样飘飘然。每个人都行色匆匆,奔跑在自己的路上。我漫无目的的走着,边走边数着手中的樟树枝。

  涂苏芳,摘下一个;刘文宣,摘下一个;涂苏芳、刘文宣、涂苏芳……不知道是为什么,最后一篇叶子落在了刘文宣。我情愿相信,是我数漏掉一个。

  李浩找了很久才把我找到。

  “电话怎么不接?害我到处找你。”

  “根本就不想让你找到。你不去陪宣宣来找我干嘛?”

  “我已经送宣宣回家了,怕你出事,所以来找你。”

  我笑着拍拍李浩的肩膀。

  “好兄弟,宣宣会喜欢上你的。”

  回到家里,我躺在床上给刘文宣发了一条短信——李浩真的不错,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刘文宣很快回我——可是我喜欢的是你,我爱的是你。

  我回复他——我们不可能,我心爱的人是涂苏芳,这你是知道的。

  良久,她回复我——哦,我知道了,谢谢。

  不知为什么,漫长的夜,我对着手机屏幕,对着刘文宣这几个字哭了起来。

  【七】

  记忆的风吹过青春岁月,支离破碎。

  天上又下起雨来,淅淅沥沥。

  为什么,雨总是下在让人忧伤的日子。

  好在雨后初晴,我到湖边散步。樟树,柳树,都还没来得及脱掉“冰水露珠衫”空气湿湿的,带着一点淡淡是忧伤。

  可巧的是,我遇到李浩和刘文宣了,他们手牵着手,紧紧依偎在一起。我冲他们微笑,他们回我一个笑。

  我突然想到了笨鸡,但此时的孤寂却无从与人言。

  路是尽头,不知是谁的手机在放着那首熟悉的歌。

  我是真的想念, 你如水的容颜。

  过往的点点滴滴仿佛还在眼前。

  只是你不了解, 我是如此依恋。

  尽管你离开我已有好几年……

  走着走着,曲终人散。

  突然发现在十二点钟方向,一个熟悉的身影走来。

  我揉揉眼睛,仔细看去。

  “笨鸡!”……

  好吧,其实青春并不全是忧伤。

  作者: 安小黎

转载请注明处出:爱写作网(aixiezuo.com),若未注明,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注:《青春期的忧伤》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删除。

下一页更精彩:123

暂无点评,快来抢沙发吧!
我来评论《青春期的忧伤(您的宝贵点评!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
注:会员登录后才能评论!
更多经典语句欣赏:你还可以在爱写作网发表原创文章、感言、文集,小说、美文、短文、故事、作文等,分享给大家!
交流中心